艾利多名印刷机机长患职业病前或被离职

  一群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艾利印刷机长,在即将染上职业病的时候通常会被艾利炒掉,虽然身体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离职时却无法得到任何特殊补偿。这是艾利公司在钻法律的空子还是法律存在保护盲区?

  他叫江浩,今年36岁,说话带有浓重的广西口音,不久前刚刚被艾利(广州)包装系统产品有限公司(下称“广州艾利”)辞退,辞退前江浩在广州艾利做了六年的印刷机机长。广州艾利是全球500强企业艾利丹尼森公司的子公司。艾利丹尼森创建于1935年,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材料生产商,公司在全球有超过200家工厂或销售机构。

  工作的前五年江浩每年体检都是一次过关,到了第六年被查出地中海贫血以后,广州艾利就与江浩解除了劳动合同。江浩说,与他同时期离职的机长约20个,几乎占据了广州艾利印刷机长总数的半壁江山。这些没有被艾利续约的机长与江浩一样,都在艾利服务了六年左右,虽然没有达到职业病程度,但他们的身体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但是广州艾利就像对待普通劳动者那样以每年一个月工资标准的补偿金把他们打发了。

  这样的处理方式激怒了机长们,普通人并不了解这个职业的危害。离职前他们每周有六天的时间在充斥苯、汽油等有毒化学物质和噪音的环境中工作11个小时,各种职业中毒、噪声聋、苯所致白血病等都是他们可能染上的职业病。法律规定对这种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要给予岗位津贴,广州艾利却在2008年5月以后通过工资操作将2600元岗位津贴挪作正常工作日的超时加班费。

  没有岗位津贴、没有足额加班费、离职后没有特殊补偿金,这群带着“隐形伤害”的印刷机长于2011年8月拿起法律武器维权。